Great Orthopedist, Great Dream!

Those things that hurt, instruct.
at Western University

at Western University

at Western University

at Western University

今天天气很好 (at Western University)

今天天气很好 (at Western University)

雪后天晴 (at Robarts Research Institute)

雪后天晴 (at Robarts Research Institute)

原来雪真的长这个样子。

原来雪真的长这个样子。

实验室圣诞聚餐,加拿大同胞的最爱,爱到无以复加。我吐槽无力。 (at Swiss Chalet)

实验室圣诞聚餐,加拿大同胞的最爱,爱到无以复加。我吐槽无力。 (at Swiss Chalet)

冬日的柠檬冰水,提神无比。 (at 兜娜老太太家)

冬日的柠檬冰水,提神无比。 (at 兜娜老太太家)

秋已萧瑟。

秋已萧瑟。

at UWO Great Hall

at UWO Great Hall

一秒钟变Manager of Da Tang.  (at UWO Great Hall)

一秒钟变Manager of Da Tang. (at UWO Great Hall)

凶险的社会,人人在都无耻斗底线,正直的人怎么生存?难道只有被压迫的命运?为他们祈祷,但愿身为他们,也为我,指明前行的路。阿门。 (at 兜娜老太太家)

凶险的社会,人人在都无耻斗底线,正直的人怎么生存?难道只有被压迫的命运?为他们祈祷,但愿身为他们,也为我,指明前行的路。阿门。 (at 兜娜老太太家)

秋风扫落叶🍂,以前读这句话的时候毫无感觉,因为南方的秋既无风也无落叶,即使有也感觉甚微。现在就能体会秋的萧瑟了。

秋风扫落叶🍂,以前读这句话的时候毫无感觉,因为南方的秋既无风也无落叶,即使有也感觉甚微。现在就能体会秋的萧瑟了。

穷玩车,富晒表,傻逼拼手机,屌丝买电脑。陪伴我三年于的Macbook Air终于要退居二线了。从98年的第一台PC,到2010年的第一台MAC,Air是我用过的最满意的一台电脑,不过,马上已经被Pro取代啦。 (at 兜娜老太太家)

穷玩车,富晒表,傻逼拼手机,屌丝买电脑。陪伴我三年于的Macbook Air终于要退居二线了。从98年的第一台PC,到2010年的第一台MAC,Air是我用过的最满意的一台电脑,不过,马上已经被Pro取代啦。 (at 兜娜老太太家)

at 兜娜老太太家

at 兜娜老太太家